欢迎访问拉萨中国青年旅行社的网站!
从这一夜,我们都不是彼此的过客
时间: 2010-03-17 来源: 新浪博客 作者: Tammy 字体 [ ]

      他们说,他们绝不是西藏的过客,他们是归人。我说,归来的人们,我于你们便像极了过客。在你们面前,我竟有些自卑,于西藏,我远没有你们爱得如此深沉,爱得那般绝绝。我,不过是轻吻了这片土地,呼喊了神灵,然后异想天开地想跳得更高,认为在落下那一刹,可以留下更深的足迹。孰不知,这一脚重重地落在了自己心坎,将用往后的多少个日夜填补。

 

      在达孜村三口一杯的日子过去三天后,我们从珠峰下来,回到拉萨休整,准备次日下午一点再出发去那木措看日落。我们风尘扑扑地回到客栈时才四点多,大家都不在。打电话得知老阮领着碎花她们在大昭寺门口摆地摊,卖碎花做的那些手工娃娃。本来有些疲惫的我和图南,水都没顾上喝就奔大昭寺去了。图南说她来藏几日,这是头回到大昭寺来。我这半吊子立马就敢给她指道,告诉她哪是哪,颇有几分不把自己当外人。这些天下来以及之后的若干天,我总被别人于西藏的熟悉,自觉成沉默寡言。仅仅于这一刻,我找到了归属感。

      老阮的娃娃结果也是一个没有卖出去,倒是我借机终于把洛桑缝的那只布老虎在这个“行货市场”正当购得。于是收摊走人,大家去吃饭饭。也就是这日,老阮带我们来到了八廊房子,认识了《藏地孤旅》的作者村郎、衷情舞蹈的狸猫、很爱喝酒和收拾的索龙、有一堆稀奇藏饰的珠珠……初进八廓房子时,里面黑灯瞎火的,还以为没开张。后来好几夜酒,都是我陪着老阮和洛桑在这喝倒的。我大概得用一整个篇章来讲在西藏喝酒的事儿,放在后话。

      这顿酒说好了,名义是为我们几个从珠峰回来的姑娘接风的,结果在八廊房子玩起了成语接龙。就是那种想喝酒了就故意答不出来,解解馋的游戏。我也只是清饮小酌,并不想喝酒。结果,这一夜喝趴了洛桑、珠珠,喝高了索龙、老阮。传说中在西藏无夜不醉的老阮,原来真不是传说。我是很少喝酒的人,高兴了难过了都先想不到喝酒的,在高原于这里,我身边突然有了这么多“酒鬼”。老阮说,他只在西藏喝酒,回到平原滴酒不沾。我是相信的,在高原喝高了,可以飞到天堂;在平原喝高了,也就是飞到23楼。所以,老阮是聪明的。当然,他的酒量是那木措量的,其实不曾有醉。洛桑喝,是血液里带的,喝到高兴他就会唱许多藏语歌,跳许多藏舞,还能说英文:雷的丝安得酱特们……他果然是天赋喜剧。

      可怜我这刚从珠峰下来的姑娘,这一夜便担负了将这两个酒鬼护驾回仙足岛的重担。在我的生平里,没有这样的经历。这两人,还算乖,就是一路上一直唱着“长长的头发|黑黑的眼睛|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你|山上的格桑花开得好美丽|我要摘一朵亲手送给你|纯纯的笑容傻傻的话语|烙印在我的心头难忘记|头上的彩蝶呀飞得好甜蜜|想要对你说我已爱上你|亲爱的姑娘我爱你|让我走进你的世界和你在一起|亲爱的姑娘我爱你|生生世世三口一杯|我也愿意”,然后便生生世世个没完没了。他们唱得很开心,我也不自觉地开怀。我怀疑当时,手指被此时此景感动了。我在想,回头我也要喝得醉到开开心心的刚刚好。后来当然是如愿了。不过在这一夜也如愿看到人狗对唱情歌,非老阮跟洛桑对着扎西和尼玛(碎花和洛桑养的两只藏狗)“油油油”莫属,之经典,后传为笑料。

      这一夜,是真带劲的。记得下了车,我还被这两个醉汉勾肩搭背跟着他们一块又唱又跳,忘乎所以,浑然天成的情谊,在高原就显得格外敞亮。这个深夜,于拉萨,满天繁星,满心松快,满城尽带青稞酒。